源源汪

一切粗鄙和肮脏都属于我,请将荣光赠予他们。 ​

 

霍乱的流行让走在路上的每一个行人看起来都病怏怏的,但是这些行走的人患的都是精神上的重病,或许是感染了对传染病的恐惧或许只是单纯的畏惧着生活的步伐。

这些天公白飞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在各个不同的小诊所之间来回穿梭。古费拉克调笑他,说:“要是给你按上一对翅膀,你再跑得快些,现在你就能坐在云彩上和上帝谈判。”

他还说:“巴黎裁判所附属监狱里没有霍乱,也许你该去那里看看。就连疾病都对那里的阴暗和压抑而感到害怕。”

古费拉克说话的时候天还只是暗的,这个时候整个城市已经湿漉漉的了。巴黎的雨一旦开始下就像是要下定决心把整个城市都淹没似的,幸好这一态度并不能持续很久。

公白飞似乎并不想对他的话作出任何...

  7

平等

平等待人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珍贵的品质。

这一点表现在不以其无知而嘲讽他,其贫穷而轻视他,其错误而鄙视他;同时,不以其博学而迷信他,富有而另待他,正确而吹捧他。

总有这样的时刻,在自己拥有某项特质的时候,面对一些不拥有它的人的时候会产生一些优越感——有意或者无意;而在面对一些自己向往而不拥有的特质的人面前,又会产生一种崇拜的心态。于是一套仅存在于自己思维中的阶级就产生了。通常情况下,自己是处于中层阶级的,但是随着情绪的变化或者对自己的认知的变化,你会变成自己的下层阶级,或者自己的上层阶级。这种自己思想中的阶级比自己社会中的阶级还要难以跳脱,并且容易遮挡自己的视野,从而无法看到更多的东西,限...

  3

“你觉得这痣难看,我却喜欢得紧。来世我饮过三碗孟婆汤忘记了你的容颜,我瞧见它就定能识出你。若今世有什么未解开的情,我们来世再做纠缠,你说好不好?”

  1

一个关于乡下大叔和城市青年的脑洞。

**

因为回父母老家参加婚礼/收拾旧房子这样的原因回家了,然后作为从来没在这种环境下生活过的青年觉得一切都新奇有趣但是对这种稍有点落后的生活环境有点不习惯。老家旧房子完全没有修缮过——因为好久没人住了,半夜起来想上厕所都不知道去哪里。

平常也就串串亲戚,在家里帮帮忙。然后认识了个村里一直单身的一个男人。人挺好的,就是上了年纪了还是没结婚,一直是对别人说没找到合意的女人,自家家里又没钱,不好意思耽误别人。村里人也觉得不好,总有给他介绍对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哪个都没成。他人也挺整洁的,长得虽然不好看,但也不是看不过去那种,皮肤黑黝黝的,就是个普通农家汉子,...

  1 2

想了想还是把拍摄照片换去子博客了,这个地方还是继续放文。

In case有人有兴趣,我子博客地址指路➡️http://qurikuduocc.lofter.com

  1

嘿!大鹅子们!

  1

>>> 有时候在想,为啥后宫剧没有姐妹一家亲的故事呢?都是脑洞创作嘛,看腻了大家抢一个大猪蹄子了。


*


话说在皇帝还不是皇帝的时候,皇后和贵妃就互相看不对眼,两个人都是因为家族利益而嫁进来的,老觉得对方进来是想搞死自己让自己家族的人上位,于是在府里各种明争暗斗啊。还不是皇帝的皇帝就觉得:这一个两个大姑娘闹得有点儿厉害啊,老子有点儿扛不住啊。然后就慢慢疏远了皇后和贵妃,让她们自己搞去了。

未曾想皇后和贵妃搞着搞着忽然发现对方家里也没想搞死自己家,然后又发现这一顿怼下来,对方其实还挺有意思的。于是怼着怼着就成了好姐妹,闲着没事儿就跑人家房里嗑瓜子儿聊天。本...

  13

用我人性中最黑暗的部分去追求光明,
让我人性中最善良的部分被邪恶吸引。
于是我在正与反的缝隙间旋转起舞,
直到无法分清什么是善良邪恶,
哪里是黑暗光明。

 

飞逝的火车如时光,能记录一瞬,却留不住一个眨眼。 ​​​

  7

Take me for a walk.

  1

© 源源汪 | Powered by LOFTER